當前位置:大學畢業論文> 畢業論文>材料瀏覽

研討會論文范文 和雷默作品會摘要相關論文范文

主題:研討會論文寫作 時間:2019-10-16

雷默作品會摘要,該文是研討會方面畢業論文模板范文跟雷默和摘要和研討會類論文范文.

研討會論文參考文獻:

研討會論文參考文獻 英語論文摘要設計摘要論文的摘要格式論文摘要是什么

李敬澤(中國作協副主席、著名評論家):從《祖先與小丑》《深藍》這些作品中,確實可以判斷雷默是一個已經达到了相當藝術水準的作家.《深藍》中寫到將要遠行的兒子,隔著船窗無意間看到了自己的父母,一個兒子在遠處看著自己的父母,父母也知道兒子在看自己,那種站在遠處遙遙相望的感覺極具人生況味,從語言、細節、場面等等可以看到,雷默作为一個小說家極具小說家的心思.他對于我們生命中和生活中那些最基本的東西,血緣、情感,這一代和上一代,上一代和下一代的情感,這些最基本的東西,懷有很深的執念,在生命的流轉這個問題上別有用心,特別的有興致,当然寫得很好.

程永新(《收獲》雜志主編、著名評論家):雷默這一系列作品有兩個核心的意象:追火車,漂海上,火車是闖進我們日常生活中的一頭怪獸,也可以理解為新事物的象征,追火車實際上說是不甘心向日常生活低頭,漂海上和追火車有相同的內涵,表達對茍且生活的叛逆和逃離.另外一個向度,小說中大量出現了對社會倫理的拷問,秘密是一個關鍵詞,我覺得在這批小說中秘密是地下河,秘密是無所不在的暗物質,秘密是看不見的世道人心,秘密常常用來作为推動情節的重要元素和內動力.雷默的小說單純是他的特點,小說大方向也沒有問題,而且雷默自己也是鑒賞力和感受力非常好的作家,但是我覺得有一些小說,如果從精神層面思考,有的時候復雜一點是不是會更好,這是我的感受.

馬原(中國先鋒小說奠基人、著名作家):讀雷默的小說跟我有點像,他特別著迷短篇,這么棒的小說家一直寫短篇,這個很有意思了.短篇千難萬險,所以我一直對執迷于短篇的小說家充滿敬意.還有一個,雷默的小說特別執著于寫生死,海明威說寫一個故事,寫到最后就是一個死,要不怎么結尾?我這輩子也殺人如麻.讀雷默的小說還有一個突出的感覺,雷默特別懂小說,知道小說的點在哪里,他的小說還有一個特征是父子情結,這一點我們也很像.

謝有順(中山大學教授、著名評論家):雷默是一個有現代感的小說家,敘事上找自己的角度,他的敘事里面有一些點,這些點很清楚,有自己的想法,或者是對一個事物觀察的入口.還有,雷默有一種能力,能处理日常性和荒誕性的相互轉換,小說里把一種荒誕性最后證實為日常性,把一種虛擬性、不可能性證明為可能的,這里面有敘事的邏輯,敘事的一種推理、鋪陳,讓它變成合理的,我覺得他擁有這樣的能力.另外一種能力,是把日常性慢慢變成荒誕性,通過一步一步的設計,一步一步情緒的累積,包括人物角色心理的逆轉,最后走向很荒誕的這樣的結局,這種能力更為難得.

宗仁發(《作家》雜志主編,著名評論家):我覺得雷默小說里面至少有四個意識,一個是文體意識,一個是語言意識,一個是生命意識,一個是悲憫意識.就文體意識來說,短篇小說处理什么題材,是处理時間、本體、夢、游戲、真實性、雙重性、永恒性七個關鍵詞,和長篇小說相比,短篇小說更加纯粹,更加本質,更加集中,更加絕對,寫一個好的短篇小說等于毀掉了萬畝良田,雷默在处理文體意識上有非常獨到的地方.

陳福民(中國社科院當代文學研究所研究員、著名評論家):雷默小說的精神氣質,我覺得非常獨特,放在当下的小說家里面感受到他的獨特性,獨特在他的某些小說雖然敘事粗野,卻變成一種力量,在我個人看來有對生命致命的直率,在当下的短篇小說家里非常具有特殊性.

徐可(《文藝報》副總編):雷默特別擅于講故事,每一篇很精彩,講故事很冷靜,不動聲色,沒有大的懸念和包袱,小說大多是第一人稱去寫,有參與者,有塑造者,這樣一個角色,拉近讀者跟小說的關系,讓讀者走進小說里面.他特別關注小說的秘密,都是一些很平常的,很普通的小人物,寫出這個小人物卑微,很大的光輝.

王干(《小說選刊》副主編):雷默很不容易,這三年三大步,我一直關注他的小說,今年我們已連續選了兩篇,看了以后覺得真的越寫越好了.雷默小說里面有少年馬原的影子,有少年蘇童的影子,雷默是先鋒文學的底蘊承接下來,他經常寫到跟父輩的關系,這是早期先鋒派小說、也是現代小說經常拋出的一個關系.雷默小說整體的框架是80年代后期的一個模式,但是又融進了当下的小說.

徐則臣(《人民文學》編輯部主任、著名小說家):看雷默的小說有一句話:虛構的真實比現實的真實更打動人.給我的感覺雷默的小說很纯粹,這個纯粹特別喜歡,做編輯做久了看了很久的煙火味,塵埃里面,保持纯粹感,大家提出了先鋒的這么一個概念,我覺得特別提氣,起碼很纯粹的小說是藝術.我特別喜歡海洋小說的題材,有的時候大家覺得題材不重要,其實對于任何一個作家,題材都很重要.海上這部分小說里面,可能是硬漢是一個典型,而這部分小說恰恰比較節制,比較隱忍.海上全是硬漢,处理卻是節制和隱忍的,這個往下壓了,復雜性更豐富了,這也是我喜歡《深藍》《安息日》的道理.

岳雯(中國作協創研部副研究員、著名評論家):雷默小說的可能更多的主題關于兩個人,或者兩個朋友之間怎么处理他們之間的關系,或者說這個關系在外力的情況發生什么樣的變形.我最喜歡的是《祖先與小丑》,以及海上這兩篇.我覺得小說核心細節是处理關系,《祖先與小丑》处理與父輩的關系,在中間出現另外一個元素,把沒有出生的孩子作为一個外力打進來,這樣我和父輩之間的關系打開了,這并不是纯粹兩個人關系,而是更開闊的空間,涉及到子輩,涉及到互相依存、互相對照的關系,使得小說里面的層次感更豐富和復雜.

霍俊明(中國作協創研部副研究員、著名評論家):我覺得雷默的小說是寓言式小說,他一直在尋找,不管主動還是被動,出現了很多的象征物:一只尸體的左手,一副逝者的眼鏡,一輛自行車,包括母親的箱子,一個逝者的照片.給我們呈現日常的戲劇性,這里面設置非常棒,最終我想到這一點,承擔一種空白物,尋找一個遺留物,不管是逝者,還是一個時代,還是父輩成為一個遺留物,雷默小說對遺留物的情感實際上是對新事物的寄托.

張楚(著名小說家):我覺得雷默的小說有點樸素甚至笨拙的底色,這種底色讓小說蘊含的一些溫暖和擔當衍生出一種很奇怪的力量,這個奇怪的力量,無論寫親情、友情,還是別的人物關系,讓主人公都有一點在場者的游離感,深處事件,又抽離事件,讓小說有別于無限逼真的現場.雷默小說控制的節奏很好,反而有很奇怪的收縮感,从而迸發出難言的釋放性.

鐘求是(《江南》主編、著名小說家):雷默的小說都寫小人物,大的場景沒有,基本都在底層生活,這是他的一個特點.我想了一下,可以用一個詞來概括他的寫作,叫日常生活的拐角,他的小說很日常,都是我們很熟悉的場景,但是他站在兩條街道拐角的地方,他看到這個街道大家很熟悉,把這個闡述出來,同時他又站在拐角的位置,向我們講述我們看不到那個位置上的東西,這些東西是荒誕的,異樣的.憑著他的想象跟我們講,講著講著我們就相信了.我們看不到那條街的東西,他很容易把很有意思的、很有味道的、但是从不引人注意的東西拿出來,這些東西跟我們產生了秘密感、隱秘感.

黃詠梅(浙江文學院副院長、著名小說家):雷默生活中的形象太突出,他筆下的小說很吸引我的一個特征就是很溫柔,可以說是鐵漢柔情的一面.近兩年他寫的小說是關于親情和友情,小說里面說男人之間的情感和情誼,不僅僅是友情,比友情多出來的義氣和恩意,這在很多小說中顯得難能可貴,他寫父子情深很到位,以及人在地球上,一代一代如螞蟻,充滿了對生命的思考,對宿命和輪回的思考.某種意義上來說,雷默小說里面呈現的信任和守護,跟生活的觀念格格不入.小說里面沒有年代感,可能想傳達的情感和情誼是世人的常態,是每個時代都說得通的.

吳玄(《西湖》主編、著名小說家):雷默就是一個典型小說家的典范,从不怎么會寫小說,到這個小說已經成立,再到寫出來好的小說,比如像《祖先與小丑》,這個小說確實寫得真好,那個情感與氛圍,我覺得非常的溫暖,不是前期的雷默.我覺得雷默這個人真是不能小看,你不知道過個半年、一年,他又寫出什么東西了.我所知的雷默擁有兩種東西,一種是溫情小說家的敘事,還有一種是野蠻小說家的野蠻敘事,我覺得如果雷默未來對野蠻的敘事和溫情的敘事進行有效的融合,產生嶄新的雷默,特別值得期待.

趙柏田(寧波文聯創研室主任、著名作家):雷默是一個越寫越好的小說家,他的小說閱讀之后,感覺他想象奇崛,他的小說入口是精神性的入口,讓我看到了一個小說家蓬勃的想象的力量.但同時他的小說有一種缺失,這個缺失是世俗性的缺失,除了呈現想象的力量,我想還是以后更多看到生活邏輯的一種力量.

南志剛(寧波大學教授、寧波市評協主席):讀雷默的小說,感覺他就是一個冷面殺手,面對一個故事的時候不是原原本本講這個故事,而是把這個故事拿來各個拆開,然后再一個一個組裝.他這個組裝方式把故事殺死,用很執著和安全的方式,自己再把它組裝出來.我想下一步可能要從拆建和裝置故事走出來,走入更加現實性的層面.

任茹文(寧波大學教授、寧波市作協副主席):雷默的寫作有兩個很可貴的地方,第一個就是他一直不停地在鉆研小說本身是什么,這在今天這個時代是很可貴的一種精神.第二個,他在寫小說的同時,我覺得有一種理論反省的可能,幾乎每一篇好的作品,每過一個階段有寫創作談,文學觀點對雷默的寫作形成了沖擊,或者也是一種呼應.他的作品中,除了那種超現實感,也有很強的現實感,那個現實感往往作为背景.其次,雷默的小說硬漢背后是深情,這個在小說殘忍背后的抒情性,是結構之美在束縛.最后一點,在相對長篇崇拜的時代,他擁有內心非常淡定的能力.

謝志強(著名小說家):讀雷默的《深藍》,我想這就是二十一世紀的海洋小說.相當長的時間,我們处在封閉的社會,習慣了在陸地上自己跟自己折騰、斗爭,導致了海洋文學的微弱,即使有,在精神上也是封閉的.近些年來,我們開始對大海有了新的感覺、新的認識,其實好的小說,寫好了細節,所謂的象征、寓意就包含在其中,就有多種解讀的可能空間.雷默以深藍為主題,深藍是大海主導顏色,那是神秘、深沉的藍色,人物的生死都在“深藍”中.深藍托著一系列的顛覆性的細節(包括燈塔、信號、導航等細節)——人物在漁船上.隨著大海的波動,人物的內心發生了變化.我感到“深藍”的象征色彩,豐富到位的細節在我閱讀中自然達成的效果.那條漁船,則像一條寓意意味之船.于是,我想,好小說,往往記不得故事情節,而是能記住其中的細節.

榮榮(《文學港》主編、浙江省作協副主席、寧波市作協主席):我談幾點感想,第一個,贊賞他對經驗的处理能力,雷默尤其重視兒童經驗和死亡經驗,這種經驗的处理非常小說化.在這些經驗当中,他展開了豐富的近乎偏執的想象,讓零碎經驗成為一個事件,成為一個故事,成為抓住人心的想象.第二個感想,雷默對当下社會關系最基礎的情感处理,他有自己獨特的解讀,他讓情感表現很溫暖,而且可以把握.我想對情感的獨特解讀和展現,讓他的小說帶有了識別性.第三個,雷默小說運用大量的生動的細節、意向,以及生活化的語言,讓他的小說敘事點亮了一盞盞燈,讓他的小說有了獨特的光芒.■

上文匯總,本文是一篇大學碩士與研討會本科研討會畢業論文開題報告范文和相關優秀學術職稱論文參考文獻資料,關于免費教你怎么寫雷默和摘要和研討會方面論文范文.

雷震:從的智囊到階下囚
雷震(1897—1979),出生于浙江長興,中華民國時期的政治家、政論家、出版家 1916 年赴日本留學,1926 年回國 1932 年擔任中國國民黨南京黨代表大會主席團主席,1934 年.

雷曼兄弟迅速倒閉
美國雷曼兄弟公司自1850 年創立以后,在全球范圍內建立起了創造新穎產品、探索最新融資方式、提供最佳優質服務的良好聲譽 它是全球性多元化的投資銀行,在商業周刊評出的2000 年最佳投資銀行中,它的整體.

默克爾為何突然宣稱警惕中國?
西方又開始“警惕”中國了,只不過,這一次的“主角”換成了一向對華呈現友好姿態的德國總理默克爾 根據法國2月21日的報道,默克爾周三警告中國,稱其不應把對.

雷月琴:一條巡河路卅載環保情
阿哈水庫——貴陽市民飲用水“三大水缸”之一,水庫上游的水源地金鐘河兩岸綠樹成蔭,清幽靜謐 一周有兩三天的早晨,金鐘河邊都會有一位花白頭發的老人沿河而行,.

論文大全
lbkeno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