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大學畢業論文> 專科論文>材料瀏覽

現代化方面有關專科畢業論文范文 和摘要作品著作權限制以文獻檢索現代化為視角方面論文范文文獻

主題:現代化論文寫作 時間:2019-10-07

摘要作品著作權限制以文獻檢索現代化為視角,該文是現代化方面有關論文范文素材和文獻檢索和著作權和視角類電大畢業論文范文.

現代化論文參考文獻:

現代化論文參考文獻 文獻檢索文獻檢索工具文獻檢索網站有哪些文獻檢索網站

摘 要 鑒于摘 要作品在文獻檢索中的特殊性,有必要限制其著作權.我國著作權法主要通過報刊摘編轉載法定許可規則处理摘 要作品的使用問題,但是無法拓展至網絡空間,造成文獻數據庫使用摘 要作品的侵權風險.伯爾尼公約以及不少域外立法例將使用摘 要作品規定為合理使用,我國有必要予以借鑒.我國著作權法應該將合理引用規則作为摘 要作品著作權限制的主要法律依據,并化解其與報刊摘編轉載法定許可規則的沖突.在著作權法第三次修改中,有必要移除合理引用規則“在作品中引用”的限制性條件,引入合理使用開放性條款,同時允許著作權人以經過認證的許可方案部分代替合理引用規則,以促進著作權人與文獻服務商之間的合作.

關鍵詞 摘 要作品 文獻檢索 著作權限制 報刊摘編轉載法定許可 合理引用

引用本文格式 許輝猛. 摘 要作品著作權限制研究——以文獻檢索現代化為視角[J]. 圖書館論壇,2018(4):132-140.

An Analysis of Copyright Restrictions on Abstract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Literature Retrieval Modernization

XU Huimeng

Abstract Abstract is a special way of literature retrieval,and thus its copyright should be restricted. However,the statutory license for excerpted printing by the press,prescribed in Article 33 of the Copyright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couldn’t be applied in the network environment,and databases might face copyright infringement risks because of their literature retrieval service. In contrast,the Berne Convention and many foreign laws approve the fair use of abstract. As a result, China should make an amendment to its Copyright Law,adopting the fair quotation rules for the use of abstract, and resolve the conflict between the fair quotation rules and the statutory license for excerpted printing by the press. In the future third amendment,it is necessary to remove the restrictive rule of “reference in works only”,add some terms of fair use,and allow copyright owners to replace fair quotation rules with certified licensing scheme, so as to promote the cooperation between copyright owners and service providers.

Keywords abstract;literature retrieval;copyright restriction;statutory license for excerpted reprinting by the press; fair quotation

“摘 要是以提供文獻內容梗概為目的,不加評論和補充解釋,簡明、確切地記述文獻重要內容的短文.”[1]摘 要作品(以下除標題外簡稱“摘 要”)的基本功能有二:一是使讀者盡快了解文獻的主要內容,補充題名之不足;二是為文獻檢索提供便利.摘 要既可以隨原文一起使用,也可以獨立使用.在前數字時代,摘 要主要以文摘收錄的形式使用,《化學文摘》《生物學文摘》等世界聞名的學術文摘類刊物最初都是在廣泛收錄相關學科領域的期刊論文摘 要的基礎上形成的.到了數字時代,摘 要往往被各種文獻數據庫收錄.基于摘 要在信息檢索中的基礎性地位,促進摘 要的使用和分享對提升文獻檢索服務質量非常重要,對摘 要著作權進行某種限制是必要的.目前我國著作權法對摘 要著作權的限制沒有作出專門的規定,主要依靠報刊摘編轉載法定許可規則進行調整.基于多種原因,該規則既無法對摘 要特殊性進行回應,又無法拓展至網絡環境,不能適應文獻檢索現代化的需要.因此有必要對我國摘 要著作權規則進行全面檢討和改進,以適應文獻檢索現代化的需求.

1 摘 要作品著作權的基本問題

著作權是影響摘 要使用的重要因素.其基本問題有二:一是摘 要能否構成作品享有著作權;二是摘 要與原文在著作權上的關系,换言之,就是摘 要是否構成原文的演繹作品,受原文的演繹權控制.關于前者,主要取決于摘 要是否具有獨創性.所謂獨創性是指作品由作者獨立創作,體現作者的創造性[2].摘 要是對原作品內容的高度概括,其表達方式不同于原作品也不同于別的作品,滿足獨創性“形式上的創新”的要求[3],作者可以享有著作權.關于后者,摘 要依賴于原作品,是對原作品的縮寫,因此與原文既具有同一性,又具有差異性,構成原文的演繹作品[4].如果未經授權使用原作者創作的摘 要,那么既侵犯摘 要的著作權,又侵犯原作品的演繹權.如果使用第三人創作的摘 要,那么同時侵犯原作者和摘 要作者的著作權.如果使用者自行撰寫摘 要并使用,則侵犯了原作品的演繹權.因此使用摘 要不僅需要处理與原作品著作權的關系,還要处理與摘 要著作權的關系.在實踐中,如果摘 要隨原文一起使用,摘 要的著作權可以隨同原文的著作權一起解決;如果摘 要是獨立使用的,摘 要著作權問題就彰顯出來了.在前數字時代,該問題往往表現為學術文摘使用論文摘 要或者自行撰寫及使用摘 要是否需要經過著作權人授權.到了數字時代,隨著文獻數據庫成為主流的文獻檢索工具,該問題進一步表現為:網絡服務提供商收錄摘 要,制作文獻檢索數據庫是否需要經過著作權人授權.

2 報刊摘編轉載法定許可規則下摘 要作品使用的困境

2.1 報刊摘編轉載法定許可規則的先天不足

我國著作權法沒有針對摘 要使用的專門規定,目前主要依靠報刊摘編轉載法定許可規則处理[5].著作權法第33條第2款規定:“作品刊登后,除著作權人聲明不得轉載、摘編的外,其他報刊可以轉載或者作为文摘、資料刊登,但應當按照規定向著作權人支付報酬.”該規定在保障摘 要使用上具有如下特點:(1)轉載的形式既包括原文,也包括文摘、資料,顯然是將摘 要與原文同等對待,沒有凸顯摘 要的特殊性;(2)使用的主體或媒介限于報刊之間,不包括其他使用主體或媒介;(3)摘 要對象限于報刊刊登的單篇作品的摘 要,不包括圖書等其他類型作品的摘 要;(4)摘 要不僅包括原文作者撰寫的摘 要,也應該包括使用者根據原文自行撰寫的摘 要或者摘錄等.這可以從條文將“轉載、摘編”并列而看出來;(5)在傳統法定許可的基礎上,允許著作權人聲明退出,从而將法定許可改造為類似于默示許可的規則.

綜上可知,報刊摘編轉載法定許可規則主要以傳統紙質媒體為預設對象,沒有考慮摘 要及其使用的特殊性,對于保障摘 要的使用具有先天的缺陷.盡管如此,上述規定依然可以滿足傳統文摘的經營需要.我國包括學術文摘在內的文摘出版業依靠該條款得到了長足的發展.

2.2 網絡環境下報刊摘編轉載法定許可規則的后天缺陷

到了數字時代,傳統的紙質媒體與新興的網絡媒體之間就作品轉載產生了著作權糾紛.1999年審結的陳衛華訴成都電腦商情報社著作權糾紛案,判決紙質媒體未經授權轉載網絡媒體發表的作品構成侵權①.同年審結的王蒙訴世紀互聯通訊技術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權糾紛案,判決網絡媒體未經授權轉載紙質媒體發表的作品構成侵權②.隨著紙質媒體與網絡媒體著作權糾紛的增多,開始出現兩種媒體之間以及網絡媒體之間能否相互轉載的討論,在法律上表現為報刊摘編轉載法定許可規則能否拓展至網絡媒體.2000年頒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計算機網絡著作權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將其拓展到網絡環境,允許網絡媒體轉載或者以文摘、資料的形式傳播報刊刊登的或者網絡媒體登載的作品;同時根據網絡媒體容量巨大,可能出現無限轉載、摘編的情形,對其進行適度限制,要求網站轉載、摘編作品不得超過有關報刊轉載作品的范圍,否則構成侵權③.顯然該司法解釋既能夠幫助傳統的文摘出版社將自己的業務延伸至網絡領域,又能夠為新興的網絡服務提供者開展文獻信息服務提供必要的法律依據.2004年對上述司法解釋進行修訂,增加了聲明退出的主體范圍,在原有的“著作權人和受著作權人委托的網絡服務提供者”兩類主體的基礎上,增加了報社、期刊社兩類主體,試圖平衡傳統紙質媒體與新興網絡媒體之間的利益④.不過,2006年第二次修訂該司法解釋時取消了上述規定.國家版權局2015年4月頒布的《關于規范網絡轉載版權秩序的通知》不僅明確禁止上述媒體之間相互轉載,而且要求通過許可授權的方式使用.該規則之所以被禁止拓展至網絡空間,根本原因在于,如果允許網絡媒體轉載紙質媒體刊登的作品,就無人購買紙質媒體,最終對紙質報刊的經營造成毀滅性沖擊.自由使用摘 要的后果與此迥然有別,不應得到如此對待,但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因此,指望報刊摘編轉載法定許可規則解決數字時代摘 要的自由使用問題是不現實的.

從法定許可轉向授權使用,這對網絡環境下使用摘 要造成了不利影響.谷歌數字圖書館項目自2004年啟動以來,未經授權掃描了數以萬計的中國作家的作品,并向讀者展示圖書摘 要以及根據關鍵詞搜索的“片段性”作品內容.對此,谷歌表示“掃描的作品僅為部分在美國圖書館的中國作家作品,僅提供摘 要,不提供全文預覽,并不涉及著作權問題”[6],但該說法并未得到我國作者的認同.在王莘訴谷翔、谷歌公司侵犯著作權糾紛案中,法院認可為提供圖書檢索服務而使用作品部分信息和內容的合理性,但法院將討論的重點放在谷歌公司全文復制以及片段性展示作品內容的情形是否構成侵權或者合理使用上,未對摘 要著作權問題進行有針對性的論述⑤.鑒于未經授權使用摘 要潛在侵權風險,我國文獻服務商對摘 要的收錄普遍比較謹慎.比如,由于中華醫學會的反對,中國知網至今沒有收錄其旗下雜志所刊載論文的摘 要.目前盡管還沒有出現專門針對文獻摘 要著作權的訴訟,但是摘 要著作權侵權風險已經深深影響網絡環境下文獻檢索服務的質量.比如,中國知網不提供中華醫學會旗下雜志的論文摘 要,不了解實情的讀者極可能出現嚴重的文獻漏檢,無法迅速掌握特定學科的學術信息概貌.摘 要的授權使用還容易造成基本文獻信息的資源爭奪與控制.這種爭奪與控制不僅體現為傳統紙質媒體與網絡媒體之間的爭奪,而且體現為網絡媒體之間的爭奪,結果造成了摘 要信息的分割,讀者無法實現一站式搜索,出現學術信息盲區,導致摘 要失去了應有的功能和意義.

3 域外摘 要作品的著作權限制

域外就摘 要著作權限制形成了比較統一的認識,普遍認為使用摘 要構成合理使用.不過具體做法有差別,對網絡環境下使用摘 要的保障影響各異.

3.1 伯爾尼公約的合理引用特殊規定

《保護文學藝術作品伯爾尼公約》(簡稱“伯爾尼公約”)第10條第1款規定:“從一部合法向公眾發表的作品中摘出引文,包括以報刊摘 要形式摘引報紙期刊的文章,只要符合善良習慣,并在為达到正當目的所需要范圍內,就屬合法.” 根據該規定,以報刊摘 要形式摘引報紙期刊的作品構成合理使用.具體而言,需要滿足下列條件:第一,來源限于報紙期刊向公眾合法發表的作品,不包括其他類型的作品;第二,以報刊摘 要形式使用.摘 要形式包括期刊作品的原有摘 要,也包括使用者根據作品自行撰寫的摘 要.以報刊形式使用是對使用媒介的限制.報刊是報紙和期刊的總稱,與圖書相對,是定期或者不定期出版的連續性出版物;第三,使用要符合善良習慣,并在达到正當目的范圍內.摘 要作为二次文獻,旨在促進原作品傳播,文獻服務商自由收錄或者自行制作摘 要是其應有之義,符合使用摘 要的“善良習慣”.作为原作品的高度濃縮,即使全文使用摘 要顯然也在“达到正當目的范圍內”.

上述規則能否延伸至網絡空間的關鍵在于對“報刊”概念的理解.雖然伯爾尼公約制定時還沒有出現電子媒體,但其字面表述沒有限于紙質報刊.實踐中不僅存在傳統報刊的電子版,而且存在很多新興的電子報刊,因此“報刊”可能涵蓋電子報刊.《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版權條約》(以下簡稱《版權條約》)第10條“限制與例外”的議定聲明明確指出:“不言而喻,第10條的規定允許締約各方將其國內法中依伯爾尼公約被認為可接受的限制與例外繼續適用并適當地延伸到數字環境中.同樣,這些規定應被理解為允許締約方制定對數字網絡環境適宜的新的例外與限制.”根據《版權條約》第10條規定,所謂可接受的限制和例外是指原有的限制性規定在網絡環境下“不與作品的正常利用相抵觸、也不無理地損害作者合法權益”.因此,“報刊”是否涵蓋“電子報刊”還需要經過《版權條約》拓展“限制與例外”的標準的檢驗,值得深入研究.如果說電子期刊定位存疑,那么文獻檢索數據庫就很難為“報刊”所涵蓋.因為文獻檢索數據庫是一個網絡倉庫,而不是“定期或者不定期出版的連續性出版物”,因此上述規則無法適用于文獻檢索數據庫使用摘 要的情形.《法國知識產權法》第122-5(3)(b)條規定,作品發表后,可以在明確指出作者姓名和出處的情況下,以報刊提要的形式進行使用,不得禁止[7].該規定能夠滿足文摘出版的需要,但能否適用于網絡環境,尤其是適用于文獻檢索數據庫,面臨著和伯爾尼公約合理引用特殊規定同樣的問題.

3.2 英國摘 要作品著作權具體例外

相比之下,英國版權法就科學與技術文章之摘 要著作權作出了專項例外規定.第60條規定:“(1)在發表于期刊的科學或技術之文章中附有指示文章內容的摘 要時,復制該摘 要或者公開發行摘 要的復制件,均不侵犯該摘 要或文章之版權.(2)若或在某種程度上第143條有關頒發許可之規定中確定的許可方案已為本條目的經過認證,則不適用本條款.”[8]該規定具有如下特點:(1)限于期刊上發表的科學和技術類文章,不包括其他類型的作品;(2)僅指作品中附有的摘 要,不包括自行撰寫的摘 要;(3)明確使用摘 要的方式為復制摘 要或者公開發行摘 要的復制件;(4)對使用的媒介形式沒有要求,换言之,對使用者資格沒有要求,有利于將該規定適用于網絡環境;(5)明確处理了摘 要著作權的兩個基本問題,杜絕了潛在的爭議;(6)在合理使用之外,提供了替代性的解決方案,即用經過認定的許可方案代替合理使用,這有助于在期刊社與摘 要使用者之間建立更為密切的合作關系.與此同時,這種許可方案向所有可能的使用者開放,受到政府監督,不會造成獨占授權所產生的信息壟斷與市場分割的后果.

《俄羅斯聯邦民法典(著作權部分)》第1274條第1款第1項規定,“以原文和譯文的形式為科學、辯論、評論或者新聞之用而摘錄已經正當發表的作品,篇幅與摘錄目的相符,其中包括以報刊概述的形式轉載報紙和期刊的文章段落”構成合理使用.俄羅斯對文摘自由使用的規定更廣泛,沒有媒介限制,能夠保障各種形式的摘 要在各種環境下自由使用[9].與英國僅就科學與技術類文章的摘 要使用作出規定相比,俄羅斯對文摘使用的規定失之過寬,沒有進行更細致的利益衡量,特定情況下可能會損害著作權人的利益.

3.3 美國合理使用一般條款

盡管美國版權法沒有明文規定摘 要著作權限制,但是第107條規定的合理使用一般條款無疑可以保障摘 要的自由使用.根據第107條的規定,一項未經授權的使用行為要構成合理使用,需要考慮四項因素,分別是:使用的目的與特性、被使用著作權作品的性質、所使用部分的質和量、使用對著作權作品之潛在市場或價值所產生的影響.上述四項因素需要在個別分析的基礎上綜合權衡.

(1)關于使用的目的與特性.將摘 要用于文獻檢索目的主要在于學術研究和教育,有利于合理使用的認定,但其可能具有的商業性又不利于合理使用的認定.對此,美國最高法院在坎貝爾案中引入的轉換性使用概念可以提供幫助[10].所謂的“轉換性使用”是指使用者對在先作品的使用是否“增加了新信息、新審美、新知識,新見解”,而不是“簡單的拼貼或者復制”[11].“該概念主要用于評估使用作品的行為是否具有創造性,并將此作为評價使用者行為法律效果的重要依據”[12].一項使用行為越具有轉換性,越可能構成合理使用,抵消商業性使用對合理使用認定的不利影響.將摘 要用于文獻檢索,相對原作品而言具有高度的轉換性,對認定使用摘 要構成合理使用有利.不過,將摘 要用于文獻檢索對于摘 要本身不具有轉換性.(2)關于被使用作品的性質.摘 要的特殊性有利于合理使用的認定,因為摘 要的基本功能就是用于文獻檢索.(3)關于使用部分的質和量.摘 要屬于原作品的濃縮性信息,相對于原作品而言,雖然篇幅不大但質量高,全文使用摘 要屬于常態,該項判斷對使用者不利.(4)關于使用的市場影響.使用摘 要一般有利于促進、拓展原作品市場,促進原作品銷售,有利于作者積累聲譽.因此,該項判斷通常對使用者有利.不過,如果摘 要是第三人為信息檢索目的而自行創作的,使用則會影響摘 要著作權人的市場,該項判斷對使用者不利.

綜上,第一、二項因素支持合理使用認定.第三項因素雖然對使用者不利,但是使用者的全文使用并沒有超出必要的范圍,简言之,非全文使用不能實現摘 要特有之功能.第四項因素的判斷基本上依摘 要來源而有所區別,如果摘 要源于原文作者或者刊登原文的期刊,支持合理使用認定;反之不支持合理使用認定.

美國合理使用一般條款對摘 要的使用沒有附加任何條件,不存在作品類型限制,不限于期刊論文摘 要;不存在媒介限制,不限于紙質媒體;也不存在使用者身份限制,不限于傳統的文摘出版社,對新興的文獻檢索數據庫以及學術搜索引擎也適用.不僅如此,美國法院甚至走得更遠.在谷歌數字圖書館案件中,法院允許谷歌公司為文獻搜索需要而全文掃描紙質作品制作數據庫,只要部分展示不影響原作品的傳統市場即可[13].

3.4 三種处理方式的優劣比較

在使用摘 要構成合理使用共識的基礎上,域外的具體处理方式存在較大差別,保障摘 要自由使用的效果也各不相同.

伯爾尼公約將使用摘 要作为合理引用的一種特殊情形加以規定,節約了立法資源,但是將使用媒介限于“報刊”嚴重制約了摘 要在網絡環境下的合理使用.此外,受合理引用條款整體結構的影響,全文使用摘 要能否構成合理使用不無疑問.

英國專門針對使用科學與技術類文章之摘 要設置著作權例外,沒有限制使用媒介和使用主體,能夠同時保證傳統環境與網絡環境下摘 要的自由使用,有利于文獻檢索服務業的現代化;同時考慮到原著作權人與摘 要使用者之間的復雜利益關系,另行規定了開放許可的替代解決方案,以促進二者之間的合作.英國模式的不足之处在于,規范對象只限于“發表于期刊的科學或技術之文章中附有指示文章內容的摘 要”,不包括其他類型作品的摘 要.隨著文獻檢索數據庫收錄范圍的擴張,現有規定無法提供相應的幫助.

美國通過合理使用一般條款保障摘 要的自由使用,四要素判斷法能夠具體分析影響認定的各種不同因素,因此具有廣泛的適用性,有助于文獻檢索服務的現代化;同時也能夠對使用摘 要的各種類型進行甄別,不搞一刀切,在保證自由競爭的同時又能保障文獻服務商的個別努力,从而實現類型化精細化調整.不過,美國模式具有法律效果不確定的特點,對法官素質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4 摘 要作品著作權限制的正當性

我國著作權法對摘 要缺乏針對性的規定以及實務界對使用摘 要的謹慎態度,在很大程度上源于對摘 要著作權的模糊認知.探討摘 要著作權限制的正當性,有助于理解我國和域外限制摘 要著作權的合理性.摘 要著作權限制的正當性既源于摘 要的特殊性,也源于摘 要使用中的利益配置狀態以及文獻檢索產業的需求.

(1)摘 要的信息檢索功能.“為了讓社會公眾能夠迅速、完整地獲取信息”,有必要對作品的著作權進行限制[14].摘 要在公眾自由獲取文獻信息方面承擔重任:幫助讀者知曉原文研究的主要問題、觀點和結論,迅速獲取學術信息;幫助讀者判斷是否有必要進一步購買或者閱讀原文.隨著學術研究活動的發展,學術信息爆炸,學術信息迅速甄別和定位變得尤為重要,而這有賴于摘 要基本功能的充分發揮.摘 要信息的壟斷與市場分割會嚴重影響讀者迅速甄別和定位學術信息的能力;而自由使用摘 要,形成全面的摘 要文獻信息集合,有助于促進上述目標的實現,故有必要對摘 要著作權進行某種限制.

(2)著作權人與摘 要使用者之間的共生互補關系.無論是作者還是報刊社都希望通過摘 要的使用來帶動作品傳播和報刊銷售,而文摘及文獻檢索數據庫收錄、出版和網絡傳播摘 要的行為有助于達成這一目標.著作權人與摘 要使用者之間呈現共生互補關系,著作權人往往放棄行使摘 要著作權,對摘 要的復制和傳播持容忍、默許甚至鼓勵的態度,在后者與刊物評價體系掛鉤時尤其如此.不過,當報刊社等著作權人群體想進入文獻檢索領域,著作權人與摘 要使用者的利益格局就會發生變化.報刊社很有可能會通過主張著作權保護而建立起相對競爭優勢,結果造成學術信息壟斷與市場分割,嚴重擾亂學術研究活動.因此,依靠著作權人群體主動放棄行使摘 要著作權并不總能保證摘 要信息的自由流動,營造健康的學術生態,法律有必要適度限制摘 要著作權.

(3)摘 要在文獻檢索方面的特殊地位強化了摘 要著作權限制的必要性.學術信息可以通過題錄、摘 要以及文獻本身進行傳遞.比較之下,題錄索引過于簡單,文獻本身又過于復雜;摘 要比題錄充分,但遠比原文簡單,足以幫助讀者檢索和作出決定,同時又便于收錄和出版.摘 要本質上就是為便于學術文獻信息傳播而產生的,在文獻信息檢索服務中具有特殊功能.在數字時代,鑒于網絡存儲能力強大,原文收錄日益普遍,全文數據庫成為主流.一方面,接觸全文比接觸摘 要更有價值,讀者對摘 要的依賴性有所降低;但另一方面,讀者又被學術信息爆炸所困擾,摘 要幫助讀者迅速識別和定位信息的功能更加凸顯.因此,無論在傳統環境下還是在網絡環境下,都有必要對摘 要著作權進行限制.

(4)網絡環境下文獻檢索服務發展的新動向可能導致摘 要著作權的濫用,摘 要著作權限制有助于遏制濫用.在數字時代,傳統的文摘出版商以及各種新興的文獻檢索服務商參與文獻服務市場的競爭.鑒于傳統出版商與作者之間長久合作關系,傳統出版商不僅持有巨量的摘 要著作權,而且在獲取摘 要著作權方面具有更大的優勢.相比之下,新興的數據庫服務商既能夠提供摘 要檢索服務,又能夠提供全文閱讀、下載、文獻分析等服務.不僅如此,谷歌數字圖書館還能自行掃描圖書,增加可供搜索的內容.傳統出版商提供的文獻服務處于劣勢,但在獲取文獻著作權方面存在優勢,新興數據庫服務商正好相反.不同類別的主體之間以及同類主體之間會產生激烈競爭,著作權成為各方競爭的重要籌碼.鑒于原文關涉到作者、著作權人的根本利益,授權使用是必然的選擇.摘 要作为文獻市場的基本信息,應該向所有競爭者開放,這樣才能讓讀者無論使用哪一家的服務,都能見到相關領域文獻的全貌,防止出現搜索盲區.目前在期刊領域,萬方、知網等推行獨家出版政策,學術信息市場分割成為必然;如果不開放摘 要使用,除非讀者訂購多家服務,否則無法有效獲知學科發展動態和文獻的基礎信息⑥.除此之外,有些強勢的經營者可能會憑借自己的權威地位,控制摘 要等基礎信息的傳播,追逐更大收益,但這樣會阻礙學術信息的有效傳播.例如,網絡環境下獨家出版策略的推行成倍抬升了期刊網絡傳播權的轉讓[15],但卻降低其影響因子[16].獨家出版授權是著作權人的自由,法律不宜過度干預,但有必要通過摘 要著作權限制保障最低限度的學術信息獲取自由.

5 我國限制摘 要作品著作權的途徑

基于摘 要在文獻檢索中的特殊性,我國著作權法有必要限制其著作權,保障摘 要信息的自由流動,促進文獻檢索服務的現代化.對此,有必要在現有規則的基礎上,適度借鑒域外的有益經驗,重構我國摘 要著作權限制的規則體系.鑒于摘 要使用規制的短期和長期需求,我國有必要通過現有著作權法的解釋和未來法律修改來完成相關規則體系的重建.

5.1 從報刊摘編轉載法定許可轉向合理引用

報刊摘編轉載法定許可規則將作品轉載與摘編(含摘 要形式)等同处理,忽視全文使用與摘編使用的重要區別,最終發現將其適用于網絡環境,不僅會對傳統媒體的經營造成毀滅性沖擊,而且會嚴重擾亂網絡媒體的經營,造成網絡內容高度同質化,禁止其適用于網絡環境成為必然的政策選擇.因此,有必要尋求其他的制度資源以保障摘 要的自由使用.

我國作为伯爾尼公約的成員國,有義務履行公約賦予的義務.因此,公約有關報刊使用摘 要構成合理使用的規定可以成為我國限制摘 要著作權的合適的法律資源.不過,使用摘 要構成合理使用只能延伸至電子報刊,能否適用于文獻檢索數據庫等新興媒介還存在很大的疑問.根據其法律精神,我國著作權法的合理引用規則可以為摘 要的自由使用提供適當的法律依據,如第22條第1款第2項規定,“為介紹、評論某一作品或者說明某一問題,在作品中適當引用他人已經發表的作品”的,構成合理使用.該規定如要適用于文摘或者文獻檢索數據庫,需澄清如下問題:第一,鑒于我國著作權法規定的引用必须是“在作品中引用”,那么收錄摘 要的文摘是否屬于作品就成為入門性條件.該規定沒有對作品類型作出限制,沒有排除匯編作品.一般而言,摘 要匯編如果在材料的選擇和編排上具有獨創性,可以構成匯編作品.文獻檢索數據庫盡管在具體作品的選擇上缺乏獨創性,但是在整體安排上還是具有獨創性的,可能符合匯編作品的條件.第二,制作文摘供讀者搜索是否符合該規定的目的性條件.收錄摘 要是否屬于“介紹某一作品”值得研究.介紹有“引入、推薦、使了解”的含義,收錄摘 要的根本目的就是通過摘 要的傳播使人知曉原文,基本符合引用的目的.第三,引用的適當性.鑒于摘 要是原作品的高度概括,唯有全文使用,才能达到有效推介的目的,引用的篇幅沒有超出實現文獻檢索功能的必要范圍,因而是適當的.盡管摘 要匯編與通常的學術創作引用不同,但還落在合理引用規則可能的語義范圍內,而且也符合伯爾尼公約的精神,因此可以作为合理引用的一種特殊情形存在,這暗合伯爾尼公約合理引用的規定結構.

我國著作權法對合理引用規則適用于網絡環境沒有明確的限制,《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第6條第2項明確將其延伸適用到網絡環境.與伯爾尼公約的規定相比,我國合理引用規則沒有限制摘 要的作品來源、使用媒介與使用者身份,从而具有廣泛的適用性.具體言之,作品來源可以是圖書,也可以是報刊作品以及其他類型的作品;使用的媒介除了紙質媒體之外,還包括網絡媒體以及將來可能出現的新媒體;使用者除了報刊社,也可以是網絡服務提供商等.

根據合理使用的規定,使用人還需要履行一定的義務或者尊重權利人的其他權利.申言之,摘 要使用者需要履行注明義務,指明作者和出處.這是使用摘 要發揮其功能的應有之義,也是平衡使用者與著作權人利益的關鍵所在.注明義務的履行既能夠幫助讀者知曉原作品以及作品的來源,便于援引,又能幫助作者積累聲譽,促進期刊銷售.

5.2 化解合理引用規則與報刊摘編轉載法定許可規則的沖突

將合理引用作为限制摘 要著作權的法律依據后,在報刊媒體使用摘 要的情況下會產生報刊摘編轉載法定許可規則與合理引用規則之間的沖突.沖突化解的關鍵在于對報刊摘 要含義的理解以及使用者的規則選擇.報刊摘編轉載法定許可規范的對象之一是對原作品的“摘編”,即“作为文摘、資料刊登”的情形.該條款將“轉載”與“摘編”并列,轉載是全文使用,而“摘編”基本可以理解為非全文的使用方式.具體而言,除了以摘 要的形式使用之外,還包括使用者自行擷取原作品的片段或者對原作品進行縮寫等多種利用方式.由此可見,第33條“摘編”的外延遠大于“摘 要”,引入合理引用規則不僅不會造成法律適用的混亂,而且有助于厘清“摘 要使用”與其他形式“摘編使用”之間的界限.摘 要使用構成合理使用,超出摘 要范圍的其他摘編性使用適用法定許可.這種區分使著作權人與使用者之間的利益衡量更加精細合理.

当然,無論是法定許可還是合理引用,都是法律對使用者的優待.如果使用者放棄自己的優待轉而適用對權利人更加有利的規則,比如放棄合理引用抗辯而援引法定許可,甚至主動尋求權利人授權,法律当然是允許的.

5.3 摘 要著作權限制未來立法的完善

盡管通過援引合理引用規則能夠比較妥善地解決摘 要著作權限制的問題,但是現有合理引用規則在保障摘 要自由使用方面存在結構性缺陷,有必要在著作權法第三次修改中予以改進.

(1)移除“在作品中引用”的限制性條件.“在作品中引用”不是摘 要使用的典型場景.摘 要盡管可以在作品中引用,但并不普遍,它通常是作为信息檢索工具使用的,將“在作品中引用”作为限制條件是本末倒置,導致解釋困難.伯爾尼公約將使用摘 要規定在合理引用中,但是引用不僅僅包括創作中的引用,還包括其他情形的引用.盡管可以將摘 要匯編視為作品,从而滿足“在作品中引用”的條件,但毕竟與創作中引用的通常情形有別.這大概也是很少有學者嘗試將合理引用規則作为限制摘 要著作權的依據的原因吧.英國版權法將摘 要使用形態概括為復制和公開發行,其適用范圍比“在作品中引用”大得多.在著作權法第三次修改中,應該將“在作品中引用”的條件從合理引用條款中移除,以便將其適用于“在作品中引用”之外的情形.這一點不僅有利于摘 要使用的規制,而且也有利于規制引用的其他情形,有利于優化我國的合理引用規則.

(2)引入合理使用一般條款應對摘 要使用的復雜情形.盡管使用摘 要通常構成合理引用,但是摘 要類型眾多,摘 要的使用情形也很復雜,合理引用規則有時會遭遇適用困境,因此有必要借鑒美國經驗,引進合理使用的一般條款.我國著作權法第三次修訂草案送審稿第43條引入了合理使用一般條款,具體表現為在合理使用第一款列舉的情形中增列兜底性的“其他情形”,第二款引入合理使用判斷的原則性標準,即“以前款規定的方式使用作品,不得影響作品的正常使用,也不得不合理地損害著作權人的合法利益”.事實上,在域外立法例中,已經存在對使用摘 要進行區分對待的情形.比如,英國版權法將摘 要合理使用的情形限于“發表于期刊的科學或技術之文章中附有指示文章內容的摘 要”,而不包括其他情形下的摘 要.换言之,如果摘 要由第三人為文獻檢索目的自行創作完成,英國版權法的前述條款不能適用.根據美國合理使用一般條款,也能夠得出類似的結論.因此,在合理引用規則無法適用或者結論不合適的情況下,利用合理使用一般條款進行檢驗就是必要的.

(3)允許以開放許可方案部分代替合理引用規則,以適應數字時代摘 要與作品合并使用的 “新常態”.在紙媒出版環境下,摘 要除了隨原文一起出版外,主要作为二次文獻收錄到文摘中.文摘作为定期或者不定期的連續出版物,容量有限,很少收錄原文.但是到了數字時代,由于存儲能力大為增強,摘 要隨同原文被二次使用漸漸成為常態,文摘出版社都慢慢轉型為全文數據庫提供商,單純提供摘 要已經沒有競爭優勢.在摘 要與作品合并使用的情況下,著作權如何处理才能有助于著作權人與文獻檢索服務商的合作成為重要問題.對此,英國版權法提供了相應的解決方案.根據英國版權法規定,摘 要的使用可通過許可證的方式進行.許可證由實施者提供,向所有的使用者平等開放,經過認證由有權部門公布后代替合理引用規則.筆者以為,以經過認證的許可方案代替合理引用有助于著作權人與摘 要使用者之間的合作,有助于規制數字環境下摘 要與原文合并使用的“新常態”,以消除因合理使用帶來的合作障礙,尤其是遏制文獻服務商之間利用著作權進行惡性競爭.当然在沒有許可替代方案的情況下,摘 要的合理使用規則依然可以適用,這樣既有助于著作權人抓大放小,開拓摘 要的主要市場,同時又能保證摘 要在其他場合的自由使用.該規則在某種程度上是向我國現有的摘編轉載法定許可規則回歸,二者有異曲同工之妙.

注 釋

①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1999)海知初字第18號判決書.

②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1999)一中知終字第185號.

③《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計算機網絡著作權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00]4號)第3條規定:“已在報刊上刊登或者網絡上傳播的作品,除著作權人聲明或者上載該作品的網絡服務提供者受著作權人的委托聲明不得轉載、摘編的以外,網站予以轉載、摘編并按有關規定支付報酬、注明出處的,不構成侵權.但網站轉載、摘編作品超過有關報刊轉載作品范圍的,應當認定為侵權.”

④2004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計算機網絡著作權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3條修訂為:“已在報刊上刊登或者網絡上傳播的作品,除著作權人聲明或者報社、期刊社、網絡服務提供者受著作權人委托聲明不得轉載、摘編的以外,在網絡進行轉載、摘編并按有關規定支付報酬、注明出處的,不構成侵權.但轉載、摘編作品超過有關報刊轉載作品范圍的,應當認定為侵權.”

⑤在該案中,谷歌公司使用原告的作品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是網頁上顯示原告作品“《鹽酸情人》的圖書概述、作品的片段、常用術語和短語、作品的著作權信息等內容”,二是根據“常用術語和短語中所列明的相應關鍵詞進行搜索,可以看到相關的作品片段”.第一項使用行為顯然涉及到作品摘 要的著作權問題.具體參見王莘訴北京谷翔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等侵犯著作權糾紛案判決書,(2011)北京一中民初字第1321號.

⑥隨著網絡數據庫紛紛推行獨家出版政策,博友牛犢認為:“國內的刊物會逐渐分流到不同的數據庫中,現在這種大而全的數據庫將不復存在?!”參見牛犢:“中國知網也搞獨家出版了”.http://blog.sina.com.cn/s/blog_ 4d0275410100kg6u.html,2017-07-10最后訪問.顯然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連摘 要都以著作權保護的名義控制起來,將會造成嚴重的學術信息壟斷與市場分割,研究人員不得不同時購買多個數據庫以求獲得完整的學術信息.

參考文獻

[1] “摘 要”詞條[EB/OL]. [2017-08-10]. https://baike.baidu.com.

[2] [4]王遷. 著作權法學[M]. 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7:8-14,161-162.

[3] 黃玉燁,王驍. 論游戲直播畫面的法律屬性[J]. 河南財經政法大學學報,2017 (4):1-7.

[5] 馮錦生. 論文獻資源開發與著作權的限制[J]. 中國圖書館學報,2000(4):47-49.

[6] 谷歌高層回應侵權門:稱僅提供摘 要不涉及版權[EB/OL]. [2017-08-10]. http://www. chinanews. com/ cul/news/2009/10-30/1938500. shtml.

[7] 法國知識產權法[M]. 黃暉,朱志剛,譯//十二國著作權法翻譯組.十二國著作權法. 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11:70.

[8] 英國版權法[M]. 張廣良,譯//十二國著作權法翻譯組. 十二國著作權法. 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11:602.

[9] 俄羅斯聯邦民法典(著作權部分)[M]. 焦廣田,譯//十二國著作權法翻譯組. 十二國著作權法. 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11:440.

[10] Campbell v. Acuff-Rose Music,510 U.S. 569(1994).

[11] Pierre N. Leval. Toward A Fair Use Standard [J].Harvard Law Review,1990,103(5):1105-1136.

[12] 許輝猛. 玩家游戲直播著作權侵權責任認定及保護途徑[J]. 河南財經政法大學學報,2017(4):22-32.

[13] Authors Guild,Inc. v. Google Inc. 954 F.Supp.2d 282, (S.D.N.Y. 2013),804 F.3d 202(2d Cir. 2015).

[14] M. 雷炳德. 著作權法[M]. 張恩民,譯. 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331.

[15] 欒嘉,冷懷明. 網絡傳播獨家授權對醫學期刊計量指標的影響[J]. 科技與出版,2012(5):68-70.

[16] 張小強,史春麗. 獨家數字出版與期刊影響因子關系的實證分析[J]. 編輯學報,2014(3):205-209.

作者簡介 許輝猛,知識產權法博士,河南財經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

收稿日期 2017-09-15

(責任編輯:何燕;英文編輯:鄭錦懷)

上文總結:上文是關于現代化方面的大學碩士和本科畢業論文以及文獻檢索和著作權和視角相關現代化論文開題報告范文和職稱論文寫作參考文獻資料.

數字著作權交易制度價值考量基于經濟法視角
(黃河科技學院,鄭州450063)摘要對于復雜、系統的著作權交易問題轉化為具體理論工具分析的學術問題,本文主要從制度的價值考量入手,基于經濟法視角和學科理論對數字著作權交易制度進行價值考量,進一步闡釋.

莫言文學作品出版、翻譯和著作權保護
摘要自2012 年10 月11 日中國作家莫言獲得2012 年度諾貝爾文學獎之后,莫言作品霎時間風靡神州,一時間洛陽紙貴,伴隨著這股“莫言熱”席卷華夏之勢,莫言作品著作權遭侵犯.

自媒體作品著作權保護的現狀和路徑
2016年4月,“翻船體”漫畫在微博、微信……自媒體平臺上爆紅 這則漫畫由喃東尼發表于自己的微信公眾號上,由于漫畫可愛的造型與逗趣的對話內容受到廣大網友的熱烈追捧,紛紛轉發之余.

初中語文外國文學作品教學的有效策略
初中語文外國文學作品教學的有效策略□ 葉海娟  【摘要】隨著全球化的迅速發展,社會對人才的培養提出了新的標準和要求,教育目標也因此做出了相應的調整 當今社會需要了解多種文化、吸收全面知識的精英,初中語.

論文大全
lbkeno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