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大學畢業論文> 專科論文>材料瀏覽

理論方面論文寫作技巧范文 跟后調性理論體系的演進脈絡和學術前沿評《后調性理論導論》類論文寫作技巧范文

主題:理論論文寫作 時間:2019-10-12

后調性理論體系的演進脈絡和學術前沿評《后調性理論導論》,本文是理論方面論文范文資料和后調性理論導論和《后調性理論導論》和調性理論體系類學年畢業論文范文.

理論論文參考文獻:

理論論文參考文獻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論文翻譯理論和實踐論文大學生軍事理論論文軍事理論論文2000

《后調性理論導論》(Introduction to Post-Tonal Theory,third edition,以下簡稱《導論》),是一部旨在系統整合尚處于發展中的后調性理論的學術著作,現作为我國(部分)高校本科生及研究生后調性作曲理論或音樂分析與創作課程使用的教科書.作者約瑟夫· 內森· 施特勞斯(Joseph N.Straus)是美國當今杰出音樂理論家、耶魯大學博士、紐約市立大學研究中心(Graduate Center,CUNY)首席教授,著有《斯特拉文斯基晚期音樂》、《美國十二音音樂》、《露西· 克勞福德音樂研究》以及《導論》等十多部理論專著和數十篇學術論文,其中《導論》在美國大學現代音樂理論教學中一直備受推崇,是使用率最高的教科書之一.《導論》的突出特點在于對后調性理論剔抉爬梳,以20 世紀重要的十二音理論、音級集合理論以及序列理論體系等為核心,延伸至近數十年新研究的前沿理論成果,如中心理論、輪廓理論(contour theory)、新黎曼(neo-Riemannian)理論、極簡聲部進行(voice-leading parsimony)、軸對稱(axisof symmetry)以及音程循環(interval cycle)等.《導論》以嚴謹縝密的語言論述了后調性理論概念、原理及應用,作者在前言中說:“ 本書不僅論述了后調性音樂的理論基礎,也包含了各種最新理論概念和分析工具,還介紹了后調性音樂当前發展狀況.所探討的作曲家和音樂風格范圍更加寬廣.涉及大量優秀作品和具有吸引力的理論展示,無論根據年代順序或理論分類都不難理解.”[2]《導論》可謂是一部兼具前沿視域寬廣和信息豐厚之作.由于國內缺少可參照的論述后調性理論體系教科書,此書為后調性音樂理論教學與研究提供源自理論發展流程視角的全面概覽.作为后調性理論典范之作,《導論》在如下三個方面值得關注:清晰的演進脈絡、貫穿始終的基本原理,以及將分析與創作融于一體的教學體系.

一、后調性理論體系演進脈絡

《導論》共分六章,每章由理論、習題和作品分析三個部分组成.第一章是后調性理論基本概念及定義;第二、三章是音級集合理論;第四章為最新研究的前沿理論;第五章是十二音序列;第六章是六種具代表性的現代作曲技法.全書理論框架布局如圖1 所示.

第一章是為《導論》全書的學習作理論層面的鋪墊,對首次出現的概念和術語都給出了簡潔而準確的定義,如八度等同、等音等值、音級、12 模(modulus 12 )等,這些新概念在標記和叫法上都予以規范和統一.《導論》把音程劃分為音高音程(pitch intervals)和音級音程(pitch-class intervals),這些音程又通過12 模算法最終歸屬6 個音程級(interval class).比如,音程只按實際所含的半音數命名,音程4就是含4 個半音的音程,用i4 表示(i 是interval 縮寫);i28 就是含28 個半音的音程.而任何大于11 或小于0 的音程(按12 模計算,減去12 或12 倍數)都等于0—11 之間的某個音級音程.在埃利奧特· 卡特《第三弦樂四重奏》的一個片段中,由第二小提琴與中提琴演奏了七組音程,它們的(音高)音程分別是i4、i16、i4、i40、i28、i52 和i16,雖然音程各不相同,但它們都是絕對值相同的等音等值音程,也都屬于i(成員),見例1.简言之,計算音程只需知道兩個音級數字,比如,4 與8(E 與#G),無論這兩個音之間的距離遠近,都是含4 個半音的音程,屬于i.

第二章是音級集合理論.與同類著作相比,《導論》講述的方式更簡單、精煉、容易理解,除簡化繁瑣的計算程序之外,還介紹了找到集合標準序的便捷方法——“ 音級時鐘” 計算法.《導論》首次提出集合級(set-class)的概念,旨在通過互為移位和反演關系的集合級家族成員(屬于同一個集合原型的所有集合)來說明彼此間的親密關系.“ 集合級的成員關系是后調性音樂結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屬于同一個集合級的所有成員都有相同的音程含量.它們可通過一個集合到另一個集合的進行,實現音樂上的整體統一.”[1]

第三章探討了集合與集合之間的各種關系,也就是研究集合與集合之間的關聯度,即“ 關系”.從集合成員關系、Z 關系、互補關系和包含關系,到小型集合向大型集合演變的聲部進行—— 無調性音高空間的拓展等,都從理論上作了梳理.“ 關系” 是后調性音樂中刻畫各集合(成員)之間相互聯系的一個重要概念.一般情況下,一個大型集合擁有龐大數量的子集,但其中有一些是重復的.“ 一個五音集合包含下列子集:一個空集(nell set)(沒有元素的集合),五個單音集合,十個二音集合(也可稱為音程),十個三音集合,五個四音集合和一個五音集合(原始集合本身).它們加起來就是25(2 的5 次方)的總數,即三十二個子集.集合越大,其子集數量就越多.”[2] 有些子集是同一個集合級的成員,而大部分子集的原型都各不相同,比如,六音集合6-20(014589)的六個五音子集都是集合級5-21(01458)的成員(五音子集只有一個).5-21 的五個四音子集分別屬于不同的集合級,而這幾個四音集合卻共享相同的三音子集.圖2 列出6-20 的部分子集.

這些關系在音樂中都不是非常明確,也很難通過聽覺甚至讀譜來識別.輪廓關系( contour relation)是音樂上的一種特殊關系,即相似性關系.它不屬于音級集合范疇,但基本原理基本相同.輪廓劃分與集合劃分一樣,所有互為移位、反演的輪廓截斷Cseg(contour segment 縮寫)都是屬于同一個輪廓級(Cseg-class)的成員.《導論》對輪廓關系的描述:“ 要弄清楚音樂輪廓的意義,我們并不需要知道具體的音或者具體的音程;只需要知道哪些音高一些,哪些音低一點.”[3]

這種音樂形態上的高低運動稱為音高輪廓(pitch contour).《導論》在分析克勞福德《弦樂四重奏》第一樂章時,把第6-8 小節劃分為三個片段,從音高角度分析,它們屬于三個不同的集合級,如果按照音高輪廓分析,它們則都屬于同一個輪廓級,見例2.

例2. 屬于同一個輪廓級的三個截斷(克勞福德《弦樂四重奏》第一樂章,第6—7 小節)

這三個輪廓級都是從次高音開始,進行到最低音,然后到次低音,最后結束在最高音.“ 以這種方式了解音樂輪廓,我們可以更透徹地探究音樂表現形態,而無需很艱難的辨認或分析音高、音級、以及它們的音程.由不同集合級表現的相似形態,或由相同集合級表現的相異形態,在這種前提下,我們進而有可能進行輪廓劃分的討論.”[1] 盡管每個輪廓級的音高组成不同, 但“ 無論哪種方式,對于領會作品而言,輪廓原理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有用的視角.”[2]

第四章是《導論》后調性理論的核心內容.集中了新近研究的前沿理論成果:中心理論、新黎曼(neo-Riemannian)轉換法、極簡聲部進行(voice-leading parsimony)、音程循環(interval cycle)以及反演(對稱)軸(axis of symmetry)等,還包括了自然音集、六音音集、八音音集和全音音集等諸多新概念.許多作曲家經常使用這樣的音集作为音高材料,并通過一個音集到另一個音集的轉換形成一個隱藏的移動中心.另一個較為前沿的理論就是音程循環,是指從任意一個音級開始并按照任意的音程重復移動所形成的周期性循環.《導論》對有些內容,如新黎曼理論、輪廓理論等論述的并不是很全面,但作为新的理論知識點,保留了核心理論框架.

第五章論述了十二音序列.《導論》對十二音序列理論的貢獻是直接以序列名稱與音級數字(0—11)組合標記來命名序列.如一個原型P(prime)序列從G 音(G等于7)開始,直接標記為P7;逆行倒影RI序列從A 音開始,即RI9.數字既代表音級又代表次序,簡單又容易識別.

第六章是關于十二音個性化技法的深度討論.對韋伯恩的派生序列、勛伯格的組合序列、斯特拉文斯基的循環陣列、克勞福德的“ 三重帕薩卡利亞”、布列茲的音級乘法以及巴比特的三音陣列這六種技法從集合(集合的移位和反演等同原理)與序列的雙重視角加以分析.斯特拉文斯基的“ 循環陣列” 是由六音序列(或六音集合)的移位循環形成;克勞福德“ 三重帕薩卡利亞” 是把一個音列的音高結構(音程連續)作为長程音高布局;布列茲的“ 音級乘法” 是通過集合與集合相乘衍生音高材料的手段,等等.各理論體系之間盡管涇渭分明,卻相互滲透、融合.

二、貫穿后調性理論的四個基本原理《導論》對后調性理論體系的歸納為如下四個基本原理;

第一,等同原理. 等同不是相同,等同是把很多表現形式不同但功能相同的原理加以簡化.八度等同是用12 模把音高(pitch)簡化至音級(pitch-class),即,一個音級包含擁有同樣名稱的一組音高,所有音名相同而音高不同的音都視為功能上的等同,比如,音高C 不論高低,都屬于音級C 的成員.“ 每個音高都屬于十二音級中的一個,提高一個八度(加上十二個半音)或降低一個八度(減去十二個半音)都會產生相同音級的另一個成員.任何大于11 或小于0 的數字,都等于0—11 之間的某個數字.在12 模數制中,–12 等于 0 等于 12 等于 24,以此類推.同樣,–13、–1、 23 以及35 都等于11(或互等),由于八度等同的原因,復音程,即任何超過八度的音程,都被視為等同于八度以內的相對音程.”[1] 把音高空間的所有音高音程(絕對音程)與音級空間的音級音程(相對音程)視為等同;把大于6(三全音)的音級音程(音程級)與12 模補音程(1等于11、2等于10……)視為等同,例如,音高音程i35(35-24等于11)=音級音程i11 =音程級ic1(1等于11).所以,任何一個音程都是音程級1—6 其中之一的成員.在音級集合理論中,移位等同、反演等同是指任何互為移位、反演關系并屬于同一個集合原型的集合都是等同集合,因為,它們的音程級向量完全相同.

第二,級分類原理.《導論》当中有些術語当中都使用了class 一詞,如音級pitch class、音程級interval class、集合級 set class(注意這里的集合級區別于音級集合pitch-class set 一詞)以及輪廓級Csegclass等.級分類原理就是把具有相同或等同意義的概念用“ 級” 進行類別劃歸.換句話說,88 個音高歸屬12 個音“ 級”,所有音級音程歸屬6 個音程“ 級”,所有(3 音—9 音)集合歸屬208 個集合“ 級”,所有互為移位、反演關系的集合歸屬一個單一的集合“ 級”,所有互為逆行、反演、逆行反演關系的音樂輪廓歸屬一個單一的輪廓“ 級”.因此,每個“ 級” 当中都包含了數量不等的成員.

音級,是指由一個或多個八度分開的一組音高,它們音名相同,功能也相同. “ 音級A,包括了音名為A 的所有音高.換句話說,任何音名為A 的音高,都是音級A 的一個成員.”[2]

音程級,就像每個音級都包含很多單獨的音高一樣,每個音程級也包含很多單獨的音高音程.由于八度等同原理,任何超過八度的音程都視為八度以內的相對音程,每個音程級都包含了一定數量的音高音程.大于6 的(音級)音程視為等同于它的12 模補音程(7等于5、8等于4、9等于3、10等于2、11等于1、12等于0).因此,i23、i13、i11、以及i1 都是ic1(音程級)的成員.

集合級,是指一個集合的12 個移位和12 個反演形式.它們之間互為移位、反演關系并且都是同一個集合級(基本型)的成員,都有相同的音程含量.

輪廓級(Cseg-class),是把音樂形態上相似或相近的輪廓歸為同一個輪廓級,即,任何互為逆行、反演的輪廓截斷都屬于同一個輪廓級(基本型)的成員.

第三,中心原理.后調性音樂的中心是通過各種不同的直接強調或鞏固的方式建立的.音高中心、音級中心、對稱軸、反演軸等,都是把一個特別的音或和聲作为音高組織手段.索菲亞· 古拜杜麗娜《弦樂三重奏》第一樂章把B4 這個音作为音高空間形成對稱的中心音,見例3a,反演對稱縮略圖見例3b.

例3. 古拜杜麗娜《弦樂三重奏》第一樂章第1-11 小節

巴托克在《鋼琴曲》Op.6,No.2 中,以A 和B 這兩個音為軸形成一個擴大的楔形(見例4a),之后軸心T6 移位至D 和E(實際為E),完成了軸心的轉換(見例4b).例4. 巴托克《鋼琴曲》Op.6,No.2a. 以A 和B 為軸心(或A)形成擴大的楔形

b. 以D 和E 為軸心(或E)形成擴大的楔形

第四,循環(組合)原理.音程循環、移位組合集合、移位/ 反演對稱集合、循環陣列、組合序列、派生序列都是基于音高結構的循環原理.

音程循環,是指從任意一個音開始并按照任意音程重復移動所形成的周期性循環.半音階由C1 循環產生;全音階由C2 循環產生;自然音階由C5 循環產生.周期集合(cyclic set),是指由一個完整的周期或周期当中的一個截斷形成.移位組合集合(transpositional combination )[1],是指一個集合與其本身的一個或多個移位形式相結合所創建的一個大型集合.移位對稱集合,是指兩個互為移位關系集合的組合.

反演對稱集合,是指兩個互為反演關系集合的組合,等等.這類集合(音集、音組)的結構本身都具有周期循環特征.循環陣列,是依次從六音序列的每個音開始,并把每次循環的起始音設定為相同的音高bE,將六音序列音程連續(interval seccession)<11-4-10-1-3> 依次循環作为起始音程,如序列I 的音程連續是<11-4-10-1-3>、序列II 就是 <4-10-1-3-7>、序列III <10-1-3-7-11>、序列IV <1-3-7-11-4>、序列V<3-7-11-4-10> 以及序列VI <7-11-4-10-1>,序列每次作順時針循環并產生新的音高組合,見圖3.圖3. 斯特拉文斯基六音循環陣列

派生序列,是指構成序列的幾個三音(或四個)集合都是同一個三音(或四音)集合級的成員,或者說,一個序列是一個三音(或四音)集合與其移位或反演形式的組合形成.

組合序列(combinatoriality),是指一個六音集合(組)與其移位或反演形式(或它的補集)組合在一起形成的十二音序列.《導論》把所有的六音集合劃分為原型P、逆行R、反演I 和逆行反演IR 四種組合類型.總的來說,一個六音集合要么與其自身的移位或反演形式的組合,即H1(hexchord)+H2、H2等于(Tn/TnI)H1,要么與其補集的移位或反演形式的組合,即H1+(Tn/TnI)H2,H1≠H2.而一個音組的移位或反演都是同一個音高結構的循環,通過循環產生新的組合,或序列,或音集.

《導論》對后調性理論體系的梳理形成了脈絡清晰、前后貫通、邏輯嚴謹的理論綜述.

三、一部理論與應用、分析與創作相結合的教科書

作者在《導論》前言中說:“ 本書適用于正在大學學習音樂專業的讀者,事實上,當今所有的學院和大學都應重視20 世紀音樂理論研究的重要性,并應該至少開設一門關于20 世紀創作技法與分析的課程,此書正是為這樣一門課程而編寫的.”[1] 《導論》在內容上兼顧了基礎性與前沿性,覆蓋了“ 基礎理論”、“ 音樂分析與創作” 兩門課程的內容,演繹了從了解、熟悉、分析、聆聽、視唱、彈奏到創作這樣一個專業訓練程序.

《導論》作为教科書有如下幾個突出特點;

第一,習題編排的科學性.與其他教科書相比,習題編排結構更強調原理與應用、分析與創作,這是引起學生興趣的關鍵.習題由理論、音樂片段分析、視聽訓練和作曲四部分组成.理論習題是加深對基本原理的理解和掌握;音樂(片段)分析是針對相關原理的具體應用做微觀分析;視聽訓練是通過視唱和彈奏來深度體會現代作曲技法的運用;作曲練習是根據各章討論的較為抽象的知識點通過作品體現出來,這也是現代作曲技法的初步作曲實驗,并為作曲者留下極大的想象和創作空間.其目的是將抽象的理論范疇引向具體的音樂創作層面,培養學生運用知識和轉化知識的能力.

第二,透過作品分析融入理論知識點.《導論》采用“ 任務驅動” 的教材編寫模式,在講解實例的過程中將本章的知識點融入.《導論》列舉了從20 世紀初到20 世紀中后期200 多首不同音樂風格、不同年代、不同創作技法的經典作品.除一些熟知的戰前“ 古典” 音樂,如勛伯格、斯特拉文斯基、巴托克、韋伯恩和貝爾格等十二音序列作品外,還列舉了考埃爾《女妖》(1925)的WT0 音高布局(見例5)及瓦雷茲《密度21.5》(1936)的音程循環法.

例5. 考埃爾《女妖》第1--6 小節的WT0 音高布局

費爾德曼《投影一號》(1950 ~ 1951)的不確定音高與時值組織原則;施托克豪森《鋼琴曲Ⅱ》

(1952~1953)的輪廓原理;布列茲《無主之槌》(1953 ~ 1955)的音級乘法;賴克《鋼琴相位》(1967)的自然音集;利蓋蒂《第九木管五重奏》(1968)的反演對稱原理;馬斯格雷夫《蘇格蘭女王瑪麗》(1972 ~ 1973)的音高布局;凱奇《為保羅· 泰勒與安提雅· 迪克而作》的特殊輪廓劃分;克拉姆《大宇宙》(1972)的后調性三和弦進行(見例6)以及亞當斯《和諧》(1980)的新黎曼三和弦S 轉換法等說明和講解后調性理論的基本原理與前沿技法的實際應用.對理論教科書來說,《導論》把理論知識、分析與創作作为相輔相成的教學模式.

66 樂府新聲( 沈陽音樂學院學報)2018 年第1 期

例6. 克拉姆《大宇宙》小三和弦按照C1 音程周期進行循環

第三,教學的直觀性.教學的直觀性是提高學習效率的有效手段.最突出的例子是在《導論》第二章,運用“ 音級時鐘” 原理確認集合標準型方法.找到兩個音級之間的最寬距離,分別設間隔末端的音或間隔開始的音為0,順時或逆時針讀出都是基本型的一種可能.這種方法簡單又準確,見圖4.

圖4. 音級時鐘算法

移位或反演后的共同音是形成音樂連續性的重要手段.列出矩陣是找到兩個集合(音響)之間共同音的最佳方式,這種可視性的矩陣可以加深對概念的理解和掌握.盡管在附錄2 指數向量表可供查詢共同音,但每次在練習過程中,學生都樂于列出每個音響的(音級數字)矩陣.數字不僅代表音級,還代表反演指數、共同音數以及共同音具體音級.“11 出現了四次,表示在T11I 位置有四個共同音;數字3出現兩次,表示在T3I 的位置有兩個共同音,它不僅能顯示在任何反演位置所持有的共同音數量,而且還知道共同音的具體音級.”[1] 通過數字可以直接看到音樂深層的邏輯關系,見圖5.

圖5. 四音集合[3,4,7,8] 的加法矩陣

第四, 高辨識度的標記.《導論》使用了數字、字母或符號等各種組合標記表示相關的概念和術語,數字標記(integer notation)也早已廣泛應用于識別和規范所研究的音樂諸多方面.這些標記作为重要的識別符號始終貫穿于《導論》中.數字標記可代表音級、音程等與其相關的概念,數字0—11 代表12 個音級;數字0—88 代表音高空間的所有音程.符號與數字的組合標記,如+33 是“+” 與數字33 組合,表示上行33 個半音的音程;﹣ 27 是“—” 與數字27 組合,表示下行27 個半音的音程.字母與數字組合標記:如ic1 是ic(interval class 縮寫)與音程數字1 組合,表示與音程級1 相關的所有音程;八音音集OCT0.1,用字母OCT(octatonic 縮寫)與音級數字0.1 組合,表示這個音集含有C 音和#C 音;六音音集HEX0.1,用HEX(hexatonic 縮寫)與音級數字0.1 組合,表示這個音集含有C 音和#C 音;全音音集WT0,WT(whole-tone 縮寫)與音級數字0 組合,表示這是含有C 音的偶數音集(WT1 是含有#C 音的基數音集);音程循環C1 就是用字母C(cycles 縮寫)與數字1 組合,表示按照i1(半音)周期進行循環(C2 按照i2 周期進行循環);六音組合序列H1,用字母H(hexachord 縮寫)與數字1 組合,表示這是組合序列中的第一個六音集合(可在移位時映射成第二個六音集合H2).在論及音級集合概念時,移位T8,是字母T(transposition 縮寫)與數字8(移位指數0—11)組合,表示集合移位8 個半音,或反演T8I,是TnI(transposition & inversion 縮寫)與數字8(反演指數0--11)組合,表示集合反演的具體位置.使用字母與符號的組合標記,如E+、B- ,字母表示具體音級,符號“+” 表示大三和弦,符號“ - ”表示小三和弦,用字母E 與符號“ +或- ” 組合,表示在E 音級上構成的大三或小三和弦.除此之外,還使用字母或字母組合標記表示音樂上的多重關系.比如,新黎曼三和弦轉換法P(Parallel 縮寫)、L(Leading-tone 縮寫)、PL,每一個字母都分別代表一種轉換法,字母PL 組合標記,表示P 與L 兩種轉換法同時并用,等等.標記不僅體現了特定內容的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也是教科書最直觀和有效的表述方式.

國內學者對《導論》有很高的評價,在“ 第三屆全國音樂分析學學術研討會” 上,著名作曲家、音樂教育家高為杰教授認為,《導論》是第一部非常專業化、系統化的后調性理論教材;上海音樂學院博士生導師賈達群教授認為,《導論》頗具學術價值,是一部優秀的現代音樂分析與創作教科書,值得推薦.后調性音樂理論已結出非常豐碩的果實,但還在發展.在科技高速發展的時代,音樂的理論研究和創作實踐已經呈現出多學科的互相融合與滲透.《導論》的前沿性和理論高度,為國內音樂高校的教學和現代音樂創作提供了啟發性的思路和借鑒,為全面系統的了解現代音樂理論提供了極好參照.相信對國內音樂研究探索和前行將產生重要影響.

(責任編輯 王 虎)

本文匯總:此文為一篇關于對不知道怎么寫后調性理論導論和《后調性理論導論》和調性理論體系論文范文課題研究的大學碩士、理論本科畢業論文理論論文開題報告范文和文獻綜述及職稱論文的作為參考文獻資料.

一部填補口語創作理論空白的著作評《大眾媒介口語創作》
口語作為古老的創作手段,在新媒體日益發達的今天,依然保存著經久不衰的頑強生命力,并彰顯著其獨特魅力 雖然口語作為傳播的重要手段有著悠久的歷史和頑強的生命力,但在紙媒時代,由于人們對書面語表達與創作的重.

李漁戲曲理論----以《閑情偶寄》為例
摘 要李漁是清初戲曲界的重要一個人物,在戲曲創作的同時,對戲曲理論研究也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而其戲曲理論則主要體現于其所作閑情偶寄中的詞曲部、演習部和聲容部 閑情偶寄集中代表了李漁的戲曲理論特點,由此.

語言圖示理論下譯者主體性----以林紓《黑奴吁天錄》為例
摘 要圖式理論強調過去知識或經驗對當前認識行為的影響,語言圖示作為該理論的一部分,著重語言層面的影響 翻譯作為一種行為活動,其譯者在進行兩種語言轉換的過程中必然受到先前語言即譯語知識的影響 本文以林.

經學化詩學:重構中國詩學話語體系的有益嘗試簡評劉運好先生新著《魏晉經學和詩學》
歷時九年、久久為功、殫精竭慮、數度增刪,劉運好先生新著魏晉經學與詩學(全三編)終于面世了!這部由中華書局出版的洋洋百萬言的學術著作,系劉運好先生主持的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魏晉經學與詩學關.

論文大全
lbkeno规律